中国社会报:遗嘱服务:让“身后事”不再是烦心事

2024-06-18 11:21 | 查看: 132070

近年来,老年人去世子女争遗产发生纠纷乃至反目成仇、诉诸公堂的案例屡见不鲜,引发了社会热议“生前怎么做好财产安排”。现实中,不少人觉得生前安排“身后事”不吉利,很多老年人往往生了重病才想到立遗嘱。然而,随着时代进步和人们观念的转变,遗嘱作为家庭建设的一项重要工具,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近日发布的2023年度《中华遗嘱库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遗嘱人平均年龄从2018年统计的77.43岁降低至2023年的67.82岁;近10年来,中青年订立遗嘱的数量增长了24倍;通过情感录像、幸福留言等方式,家风家训、人生回忆等都可以传递给家人;通过遗产管理人制度,即便是遗嘱人的宠物也能获得很好的照顾……白皮书披露了当前遗嘱订立的趋势,也为大众解读了遗嘱订立的关键点,让“身后事”不再是烦心事。


观念转变,遗嘱人年轻化趋势明显


作为我国首个遗嘱专业服务机构,中华遗嘱库成立于2013年。此次发布的白皮书对比历年统计数据,发现订立遗嘱的人群平均年龄持续下降:近5年来,遗嘱人的平均年龄由77.43岁降至67.82岁,遗嘱订立的主体仍以老年人为主。与此同时,立遗嘱的中青年人数量也越来越多,数据显示,2017年在中华遗嘱库进行遗嘱保管的中青年人数量仅为279人,到2023年达到7124人,7年上涨了24.5倍,其中年龄段最低的当数167名00后。


“遗嘱观念正在持续发生转变,国人对遗嘱的接受程度不断提高,年轻人对于个人财产的保护和规划意识也逐渐增强。”中华遗嘱库管委会荣誉主任、法律专家刘桂明在分析遗嘱人年轻化趋势时表示。


从中华遗嘱库遗嘱登记保管数量的增速,能直观感受到老百姓对订立遗嘱的需求越来越旺盛。白皮书显示,截至2023年年底,中华遗嘱库遗嘱登记保管数量达311868份。 2013年,进行咨询的中老年群体数为21420人,遗嘱登记保管量为6804人,保管比例为31.76%;而到2023年,中老年咨询群体达到85622人,登记保管量达到53422人,保管比例上升到62.39%。


“通过这个项目,我们不断完善各项制度,提升服务水平,希望能推动遗嘱服务进入更多家庭,消除纠纷隐患,促进家庭和睦和谐,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中华遗嘱库创办人、项目办主任陈凯告诉记者。


制度创新,呼唤遗产管理人新职业


在一起遗产继承纠纷中,母亲去世前立下遗嘱,将属于自己的房产指定由孩子继承,然而由于未指定遗产管理人,孩子尚未成年,只能由有婚内出轨史的父亲代管,这位父亲事后以孩子的名义变卖了房产,导致遗嘱目的未能实现。


我国民法典在继承编新增了遗产管理人制度,对遗产管理人的确定、职责、法律责任等作出规定:遗产管理人应当履行清理遗产并制作遗产清单、向继承人报告遗产情况、采取必要措施防止遗产毁损或灭失、处理被继承人的债权债务、按照遗嘱或依照法律规定分割遗产、实施与管理遗产有关的其他必要行为的职责。上述案例中,如果这位母亲在订立遗嘱时,能指定自己信得过的人或专业人士作为遗产管理人,便可以有效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遗产管理人制度自提出以来就备受关注,有业内人士提出要加快遗产管理人职业化进程,并建议将遗产管理师认定为新职业。


在中华遗嘱库登记保管的遗嘱中,指定亲友为遗产管理人占比87.2%,而指定他人或机构为遗产管理人占比12.8%,这说明绝大多数人指定遗产管理人时更倾向于人际信任。在陈凯看来,亲友担任遗产管理人的优势在于,他们熟悉逝者的意愿和生活习惯,有助于遗产按照逝者意愿分配,且亲友间沟通顺畅可减少不必要的矛盾纠纷,但是亲友担任遗产管理人也存在风险,特别是受限于专业性,可能无法处理财产过户、继承手续、法律文书、诉讼程序等问题,面对遗产分配不均与他人质疑时,容易引发更大矛盾。


“适时建立和推行国家设立规范的遗产管理师制度,有利于中国式现代化法治国家建设。”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龙翼飞认为,专业的遗产管理人具有良好的专业性与中立性,更利于严格依照法律规定和逝者真实意愿来处理相关事务,因此,加快遗产管理人职业化进程迫在眉睫。


需求日增,建议纳入老年服务体系


“自从民法典出台后,我对遗嘱和继承有了更深的认知,订立遗嘱的想法也得到儿孙的支持,我希望通过遗嘱向孩子们传递一种精神:珍惜家庭、珍惜亲情、珍惜每一份爱。”来自北京的金静(化名)在中华遗嘱库订完遗嘱后,还积极向身边的老朋友们宣传遗嘱的价值,为了能让身边的老年朋友意识到遗嘱的重要性,她乐此不疲。


白皮书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23年,在中华遗嘱库进行遗嘱保管的中老年群体数量由6804人上升到53422人,10年间人数上涨了近7倍。2023年的数据显示,在老年群体包含不动产、银行存款、公司股权、证券基金、理财合同、收藏品等类型的财产中,不动产是遗嘱人的主要财产,占比高达99.78%。


“房产不仅仅是一项主要的家庭财产,更是老年人安享晚年的保障。”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于建伟曾担任全国人大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立法小组组长,在他看来,通过遗嘱保护房产,对于保护老年人权益及其晚年幸福至关重要。


在保障特殊人群权益方面中华遗嘱库还进行了探索。例如,针对视力听力有障碍者、文盲等特殊人群订立遗嘱的诉求,2020年,中华遗嘱库创新推出了“盲文遗嘱”“文盲遗嘱”“录音录像遗嘱”等专属遗嘱订立流程,先后为497名特殊服务对象提供定制化的遗嘱服务。


随着百姓订立遗嘱需求日增,龙翼飞教授建议,尽快将高质量的遗嘱服务纳入老年服务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