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期刊专家主编座谈会胜利召开

2023-09-21 09:45 | 查看: 132611

2023年9月7日,由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法治时代》杂志主办,桂客学院、中华遗嘱库共同协办的“新时代法学期刊的主题和方向——法学期刊专家主编座谈会”在中华遗嘱库北京第二服务中心胜利召开。

1.png

本次座谈会就“新时代法学期刊的办刊定位与方向”“法学期刊当前面临的痛点难点及破解对策”“法学期刊的封面主题启示(以遗产管理人为视角)”三大议题,法律科研机构、国内知名法学期刊主编、副主编等专家一同研讨交流。

会议由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法治时代》编委会执行主任、中华遗嘱库管委会荣誉主任、桂客学院院长刘桂明主持,对到场嘉宾表示热烈欢迎与祝贺。

2.png

随后,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副总经理、《法治时代》杂志副社长副总编辑贾兵伟发表致辞,正式为本次座谈会拉开序幕。

3.png

中华遗嘱库管委会主任陈凯发表致辞,向现场嘉宾介绍中华遗嘱库的发展经过与发展理念。一直以来中华遗嘱库不遗余力地助力法学研讨,尤其关于财富传承方面,致力于推广财富传承的正确理念。目前中华遗嘱库已入驻将近20个社交媒体平台,打造全媒体矩阵,宣扬新时代遗嘱观念。最后陈凯主任表示期望未来可以与各个期刊进行合作,如何打牢理论根基,如何提升理论层次,是中华遗嘱库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4.png

中国法学会法学期刊研究会秘书长、《中国法学》杂志社副总编王莉萍针对“新时代法学期刊的办刊定位与方向”,讲述到《中国法学》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要坚持正确的学术导向,要坚持正确的价值取向。针对“法学期刊当前面临的痛点难点及破解对策”,如何去同质化,一是怎么样提高议题的设计能力,引导大家去讨论什么;二是怎么样提高选题的策划能力,引导大家去写什么;三是怎么样提高党内的落实能力,引导大家去共鸣什么。

5.png

《中国法律评论》常务副主编、编辑部主任袁方认为,在定位方面,《中国法律评论》创办之初,希望将自身定位成理论与实务相结合的刊物。这正好迎合了时代的需求、人民的需求。并从自身角度出发,对《法治时代》的未来发展方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与建议。在策划方面,《中国法律评论》是在实践中进步,逐步完善了自身的稿件来源。《法治时代》需要发挥自身优势,利用好总社资源。在宣传方面,要利用好公众号、视频号、B站、小红书等多方面新媒体,抓住青年人的眼球。

6.png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政法论坛》副主编陈景善认为,传统期刊应当重视自媒体的发展。《政法论坛》在自媒体上的转变是十分巨大的,与各个法院进行合作,将法官文章在新媒体上进行刊发,将理论与实务结合得十分完善。在政治导向上,编辑部一定要把好关。完善自身编辑部的年龄梯队,方便将各个年龄阶段的读者涵盖进来。

7.png

《环球法律评论》副主编支振锋,针对“新时代法学期刊的办刊定位与方向”,总结为三类:新闻资讯类、机关刊物、学术期刊。《法治时代》可以借鉴“三联生活周刊”,办生活思想类的期刊。目前法学类期刊存在两个极端,要么高度政治化,要么高度学术化,都是阳春白雪。老百姓期待看到能够读懂、读下去的刊物。可以定位在法学思想类,方式可以借鉴新媒体的方式,把一个十分重要的话题讲好、讲有趣。新媒体时代最宝贵、最稀缺的资源就是注意力。走群众路线载体是十分重要的,视频方式也可以讲述出好故事。先确认定位,再选择方式,最后决定载体。

8.png

《清华法学》编辑部主任、编审徐雨衡首先介绍了《清华法学》的来历与发展历程。《法治时代》有三联的品质,有求是的导向,有财经的深度,有新闻周刊的性质。当今社会强调法学学术自主知识体系。针对法学期刊的痛点,认为是学科内部、交叉学科的壁垒。学科之间的壁垒要如何打破,是《清华法学》目前正在研究的问题,要以问题为导向,不以学科为导向。新兴学科和传统学科该如何融合?新兴学科能否融入传统学科、被传统学科融入,事关新兴学科的发展前景。文章的写法需要创新,不能拘泥于“八股文”,创造一种新兴的写法,创造我们自己法学的话语体系。针对办刊定位与方向,存在雷同化,是因为取舍感不强。只有确定自己的方向,坚持下去,才能成功。在树立自己品牌方面,一定要进行取舍。

9.png

中国自然资源报社期刊中心主任李军晶首先介绍了其社办期刊《中国不动产》。他认为,办学术期刊是很难自给自足的。不管是新媒体,还是旧媒体,只有成为“活媒体”,才能是一个媒体。定位方向很精准,是实操派,要把不动产落地。探讨更多的是结合问题。欢迎有理论研究深度,又有实操工作经验,对实务和执行熟悉的专家,来指导工作。约稿难,是很多期刊杂志都面临的问题。先从理论方面上理清问题,再从实务方面进行分析,最后再通过司法领域或律师进行思考。

10.png

中华遗嘱库管委会主任陈凯说到,民法典把继承篇独立出来,令他十分欣喜。陈凯主任特别介绍了自身从事遗嘱事业的原因,他认为遗嘱服务不只是法律服务,而是一个综合性服务。第一个三十年,是学习政治的三十年;第二个三十年,是学习经济的三十年;第三个三十年,是学习社会的三十年。

遗嘱服务道阻且长,行则将至!